斗鱼、虎牙合并倒计时 腾讯面临“梁山泊式风险”

发稿时间:2021年10月20日 07:45

南方周末如今为争四互啄 称是因玩笑开过头A4Mo高通 CEO:法律斗争之后与苹果的关系“更加自然”

http://img95.699pic.com/photo/40156/5981.gif_wh300.gif?48788

前几日,公安部发布的一则通报吸引了社会各界对P2P网络借贷平台的关注。

根据该通报,2018年6月份以来,P2P网络借贷平台风险频发,严重侵害民众合法权益,扰乱市场经济秩序。截至目前,公安机关已依法对380余个涉嫌非法集资犯罪的网贷平台立案侦查。据不完全统计,查封、扣押、冻结涉案资产价值约百亿元。

通报还指出,P2P网贷平台非法集资犯罪案件呈现多发高发、欺骗性强、逃匿现象突出的特点。

公安机关的及时行动,得到了广大出借人的肯定。但需要看到的是,正是因为部分出借人对“投资”抱有“投机”心理,才让这些非法平台有了可乘之机。

“非法集资往往披着‘合法’外衣做损害用户利益的事情。”开鑫贷总经理鲍建富表示。据统计,2018年出问题的1282家伪P2P平台中,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和非法集资的,分别占74.19%和19.89%。这些“挂羊头卖狗肉”的伪平台给不少用户造成了财产损失,也严重损害了行业形象和声誉,让用户对网贷行业产生了误解。

在鲍建富看来,加大打击非法集资力度,一是可以保护用户合法权益,让这些非法集资平台无处藏身。二是维护行业正常秩序,非法集资的伪平台破坏行业形象,把它们淘汰出去,去伪存真,有利于恢复用户对行业的信心,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。同时,打击非法集资也在一定程度上遏制了行业违法违规现象。

需要提醒的是,对出借人来说,在选择网贷产品时,一定要秉持“理财有风险,投资需谨慎”的理念,养成理性投资的习惯。“出借人在选择平台或者是在评估具体标的时,切忌不求甚解,应对平台的股东背景、业务类型、资产真实性、平台风控有效性、资产质量、计划标的退出规则等有充分的了解后再投资。”网贷天眼分析师李鹏飞表示,还应避免侥幸心理,面对超高收益诱惑时,应冷静分析平台业务,防范庞氏骗局,避免损失本金。

李鹏飞指出,出借人应借助互联网多渠道获取信息,综合判断,不可仅凭平台宣传的国资、风投、上市背景决定出借,根据对2018年“雷潮”的观察,平台无论背景如何光鲜,只要资产不真实,资金流向不明确,业务不合规,仍然无法避免爆雷。此外,对于已经出借的标的,出借人也可通过查核平台的资产质量进一步把控,如果发现虚构标的或是自融迹象的,应尽早报案,最大限度挽回不必要的损失。

出借人在选择网贷产品时,需要明白,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。“在选择产品前,出借人要先对自身承担风险的能力有非常明确的认识,选择适合自己的产品。目前,行业内普遍的年化收益率在6%至8%,要主动拒绝高息诱惑,远离非法集资。”鲍建富还建议,出借人应主动提升自身的理财专业知识,在投资前多问、多研究,通过多角度综合判断来选择正规的渠道。

    河北保定徐水区20天“征地”万亩 未批先占是“圈地”还是“管控”?

    据中国之声《新闻纵横》报道:近日,河北保定市徐水区多位村民向央广新闻热线反映称,去年10月,徐水区政府一天内发布了5则土地收储公告,以建设植物园、中小企业园等项目为名,征收万亩耕地,涉及5个乡镇17个村庄。村民们提出疑问,这次征地是否合法合规?

    徐水区毗邻雄安新区,东部三个乡镇为管控区。专家指出,当地政府此次大规模“征地”存在多处违法违规。虽名为土地收储,实为土地征收,属于未批先占。那么,当地对外公告大规模收储土地的初衷是什么呢?

    村民只见公告未见政府批文:“征也得征,不征也得征”

    徐水区安肃镇高庄村村民韩路(化名)家共有5亩多承包地,此次征地涉及他家的全部口粮田。他告诉记者,此前镇里两次和村民商讨卖地的事情,第一次说租地,第二次说卖地,都没有成功,这是第三次才征地成功。

    韩路:“总体上村民是不愿意卖,但他们说征完地以后要棚户区改造,村里的宅基地整个要征了,置换成楼房,现在楼房价格也挺高,基本上按宅基地面积1:1的赔偿,人们看到这个,所以才开始同意卖地,要没有棚户区改造,村民们肯定不同意。”

    安肃镇是徐水区政府所在地,高庄村距离城市建成区比较近。村民韩路说,两年前,村里的承包地就已经确权登记,但土地权证至今都没有发下来:“应该是政府为了植物园的项目,不给发证,证发了,地就不好征了。别的地方,比如崔庄镇或者大因镇,基本上都有确权证。”

    记者在高庄村村北看到,高庄村的大面积耕地已被旋耕,目前处于闲置状态。现场仍有车轮碾压和焚烧秸秆留下的痕迹。村民们曾问过镇里,征地有没有批文,只是被告知这是区委区政府决定的,肯定都有手续。但到底有没有省政府的批文,谁都没有见过。

    韩路说:“不能说准有准没有。咱也没有看到红头文件,只是看到徐水区这么一个公告。”

    韩路所说的公告,指的是2018年10月29日,徐水区政府在其官网发布了5则《关于实施保定市徐水区土地收储工作的公告》,区政府决定对植物园项目、健康产业总部基地及看守所项目、华讯天谷(釜山文化新村)项目、刘伶路片区项目、中小企业园项目进行土地收储工作。记者注意到,这5大片区涉及5个乡镇17个村庄。每则公告内容简单,虽列明了项目选址大致范围,但并未公示项目占用面积、用途以及补偿标准。

    公告称,这项工作是为服务雄安新区建设,提高土地资源的优化配置,保证重点项目建设土地供给。记者走访了公告中提及的多个村庄。部分村民反映称,征地过程中,当地乡镇存在强迫村民签字的现象。安肃镇北梨园村一位村民说:“不愿意不行,征也得征,不征也得征。不卖不行,逮了去,你说别的话,真逮了去!”

    名目不一:土地收储没有相关协议,另有村民签订征地补偿或土地流转协议

    大王店镇佃头村村民张涛(化名)称,这次土地收储,他虽然签了字,但手里没有任何协议,村两委就此事没有开过村民代表大会,“一开始量地没人去,签字更不用说。后来不签字,乡镇干部就挨个找,他们宣传征地的项目就是华讯方舟。”

    记者走访发现,涉及土地收储的村民手里都没有相关协议,是否合法合规,并不知情。

    也让记者疑惑的是,区政府发布的是土地收储公告,而涉及的村庄,有的村民签订的是征地补偿协议,有的村民签订的是土地流转协议。

    名为土地收储,实际操作中却是土地征收或者土地流转。概念模糊的背后隐藏了什么?当地政府又如何回应外界质疑?

    根据我国现行《土地管理法》,基本农田的征收,须由国务院批准。基本农田以外的耕地超过三十五公顷的,也须由国务院批准。徐水区涉及征地的村庄范围内,是否有基本农田?记者就此询问徐水区国土资源局并查询地籍规划资料,并未得到正面的答复。

    当地农业农村局:土地确权登记证发放未完全落实

    村民反映以往征地建成商业地产

    为何村民没有领到《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》?徐水区农业农村局一位负责土地确权登记发证的负责人称:“咱们全县才发了没有多少。好些个村都是看他们乡镇怎么安排,咱们县有几个乡镇统一规划的,人家就不发了。按照要求2018年底就发完了,但实际工作还到不了那一步。”

    根据《河北日报》去年7月的报道,在全省农村土地确权登记颁证“回头看”暨纠纷调解仲裁工作会议上,省农业厅、省农工办要求务必于2018年年底前全面完成农村土地确权登记颁证。

    当地政府在实际操作中宣称,涉及征地的部分村庄将进行棚户区改造。此次征地补偿协议签署阶段积分将与日后棚户区改造相关联。按照相关规定,农村集体土地不具备棚改的硬性条件。而且去年10月8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明确,要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,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、林区、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。

    部分村民反映,当地政府以往征地过程中,存在以公共利益之名征地,最后建成的却是商业地产,持续攀升的高房价导致当地群众反映强烈。记者实地走访征地片区和周边区域,发现多个房地产楼盘已开工建设并对外销售。

    徐水区区长:实际上是以村集体为单位的土地流转或者整理为配合雄安新区建设

    存在表述不规范

    针对外界质疑,徐水区区长李志永接受中国之声专访。他告诉记者,严格意义上来说,此次土地收储工作是以村集体为单位的土地流转或者整理:“严格意义上来讲,我们不叫土地收储,实际上是以村集体为单位的土地整理或者土地流转。严格说,还没有到土地收储的程度,政府收储土地收储的是熟地,手续齐全,都已是建设用地了,在这种情况下,我们才能收储,我们这次流转的土地,都是城市规划区范围内的土地,从规划用途来讲,有道路、有公园,也有一些开发用地,那是很正常的,比如这里规划就是商业或者住宅,那将来都是要征收的。”

    徐水区区长李志永告诉记者,这次开展大面积的土地收储工作,是为了配合雄安新区的建设:“徐水是紧挨着雄安新区的,从未来和雄安新区如何协同发展、融合发展的角度,我们目前的城市现状和基础设施已经远远落后于雄安新区,城市建成区30多个平方公里,但城市规划设计上60多个平方公里。”

    李志永说,徐水区从2017年就已开始谋划区里未来的工作重点,为更好服务于雄安新区的建设,徐水区把工作的重点放在了城市的发展和建设上:“雄安新区没有商品房,未来新区的人口除了工作周转房以外,涉及将来居住、养老,都要在周边布局,这就有必要提前把徐水的城市环境和基础设施建设,有一个很大的提升。”

    李志永称,开展土地收储工作,还有一个好处,就是可以管控土地,此前徐水区土地私下买卖现象严重,目前已得到遏制。管控土地也是为将来承接雄安新区发展的产业功能配套,腾出发展空间来。李志永区长对中国之声也坦言,涉及征地的范围内确实有部分基本农田,但可以通过调整规划来解决:“局部应该是有一部分,它现状是基本农田,但是规划都在城市规划圈里边的,将来是具备土地调规政策的,是可以调整规划的。”

    采访中,区长及相关人员提到,这项工作得到了大多数群众的支持,一个多月的“征地”任务,20天就完成了。此外,徐水区和不少地方一样,供地矛盾突出,建设用地供应缺口较大。

    记者注意到,在这项工作实际操作中,究竟是土地收储,还是土地征收,又或者是土地流转?三者名称不同,相关程序、范围也不一样。李志永对此回应称,确实有表述不规范的地方,这也是工作的疏忽:“我们也可以叫土地预征,是为了便于土地管控,提前把土地预征过来,这种做法在全国也是比较普遍的。”

    李志永认为,目前,区里已为失地农民争取了失地养老保险,土地流转的费用也高于市场价格,土地补偿金也只高不低。相关工作虽有瑕疵,但任何工作都要看主流,看是否损害了群众利益,是否有利于一个地方的长远发展。

    河北省委省政府去年4月发布的《河北雄安新区规划纲要》中要求,做好与周边区域规划衔接,加强新区与毗邻地区管控,防止“贴边”发展。

    究竟该如何评价徐水区大规模收储土地的做法?是“圈地”贴边发展还是“管控”土地腾出发展空间?中国之声将持续关注。

    记者 管昕

  

来源:administrator  责编:热播